BUS PAVILION_车亭

关于嘉北公园车亭的想法来自北野武的公路电影《菊次郎的夏天》。从日常化的场景开始,剧情在寻找母亲的旅途中展开。怀揣着好奇心一路行走,一路发现。所到之处尽是平日里熟悉的环境,却是以一种生疏的距离感去观察与展现。日常的景色,通过陌生化的处理,变成了不一样的风景。某段中,菊次郎与正南在一间简陋的铁皮车亭里避雨过夜。小小的空间,破败的车牌,乱乱的涂鸦,这不就是我们平日里,在乡间遇到的那个熟悉的车站吗?

我们怀着同样的心境,把车亭营造成一个小尺度的日常化物件。传统村落的坡屋顶以木瓦的形式再现,顺势地翻折,压低到人体高度,引导视线停留在稻穗的上下,唤醒人们对于传统农作的身体记忆。斜柱帮助形成空间的围合,与落下的屋顶一起将游人包裹。意料之外,也增加了与人的身体互动。

设计_CONCOM STUDIO 集良建筑+旭可建筑

地点_嘉定北郊野公园

时间_2017.09

建筑师_王俊

实习生_曹梦轩

摄影_ 吴清山  王俊  曹梦轩

KYOTO TOWER_京都塔

京都作为过去式日本首都的存在,带着经济上的挫败感,以一个老者的身份静静地坐在关西平原上。借鉴长安,城市以棋盘为原型,坐北朝南。曾经的中轴线朱雀大道宽达82米。现如今改名千本通,被一条条东西向的干路切断,南北亦无始无终。最窄处约三四米,路两侧为各种两三层的小住宅,及便利店和澡堂等日常必需功能。生活的气息从住家的户内延伸至室外的绿化,宛如走在邻家的后花园。

由此联想到小津安二郎与是枝裕和的电影。由日常琐事开始,以日常琐事而终。婚丧嫁娶,洗衣做饭,散步聊天,平淡了了。平淡中讲述父母与儿女的情感与羁绊,却突然闪现一丝敏感,戳中人心。导演借日常把城市,住家,人联系在一起,又以平淡的手法反衬人性的敏感。

朱雀大道由原来的展示作用蜕变到现在的住家小路,满满的生活气息。我们尝试在千本通沿线修建一系列三四层高的木构小塔,填入日常的功能(菜场、澡堂、托儿所、观景塔),以此对过往的历史做一个默默的纪念。

设计_CONCOM STUDIO 集良建筑

地点_京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