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RAND HOTEL ALPEN KRONE_阿尔卑斯大饭店

Wie kann man ein Hotelzimmer mit Blick aufs Meer im schweizerischen Alpenraum finden? 去寻找一个看海景的房间,在阿尔卑斯山区的大饭店里。这是电影《Hör Saison》铺展叙事的一个主题,引领着主人公重返已经破败的家族大饭店,一步步行走在走道里,宴会厅里,楼梯的大台阶上,以及有着华美装饰的中庭,伴随着孩童时期的片段记忆。每年圣诞前夕,来自柏林、巴黎、伦敦的客人,齐聚在这个被白雪与松林环抱的城堡。华丽的大饭店里,夫人的美丽头饰与衣裳,异域的香水,先生指间的雪茄与怀表,精致优雅。而室外刺骨的寒风,扬起的雪花,清冷的空气,桀骜不驯。 我们由此而发,取山间的皇冠 Krone 之意,企图与山、林、风、雪产生某种张力。于内,借鉴了《Hör Saison》、《闪灵》与《花样年华》中的部分场景,营造室内的温暖与人情,以取得内外的冷暖调和。 设计_CONCOM STUDIO 集良建筑 地点_St. Moritz, Switzerland

SEHNSUCHT STADT VIENNA_维也纳西北火车站城市更新

维也纳让人联想起很多关键词,东西欧的结点,奥匈帝国,茜茜公主,巴洛克之城,Wagner, Loos, 共产红色。城市由 Wagner 的环城路 Ringstraße 向外层层展开。内圈是几乎实心体量的高密度街区,中圈散落着红色时期的超级大院 BLOCKHOF ,再到外圈的多瑙城,松散而略带消极。不同时期与风格的房子以区块为单位排列,巴洛克的,新工艺美术运动的,红色共产时期的,相互交织又互不干扰。偶有大块的空隙之处,便以现代主义的方式改造成公共空间节点(如博物馆岛 Museum Quartier )。 我们的基地西北货运火车站像是城市皮肤上的伤口,阻断了城市腹地的肌理向多瑙河的延伸。我们以欧洲传统的围合式建筑体量(Blockrandbebauung)将两侧的肌理重新缝合,延伸道路并相互接通。在南北方向的中段,以单体建筑的方式构建起公共空间节点与广场。 由于自身作为东西欧的中转点,以及红色社会主义的经历,维也纳也自然成为了来自东欧共产主义国家的异乡人的落脚地。我们以高密度的复合型街区作为整合区域的最小单元,鼓励不同背景与传统的人混合而居,不同的城市功能(居住、商业、办公)相互叠加,创造城市的多样性与活力点。 设计_CONCOM STUDIO 集良建筑 地点_Vienna, Austri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