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DERN ART MUSEUM_图宾根当代艺术美术馆

图宾根像极了宫崎骏笔触下的欧洲小城,五彩缤纷的坡顶房子毗邻相接,小路蜿蜒通向山顶的城堡。城之南的一边是一池湖水,倒映着层林尽染的山丘,另一边则是高速公路与火车站汇聚,人行天桥与隧道错综复杂的交通枢纽。 以交通与地形为出发点,我们试图营造一个铺满基地的扁平房子,屋面既是道路又是连续的广场,连接周围不同标高的地形。行人从公路一侧的人行道步行,不知不觉中被送到了另一头的林荫大道。屋面之下的美术馆,通过柱与起伏的地面的方式,分割空间与场域。观者犹如行走在舒缓的山坡,视线通透,身体却是被隔离。 设计_CONCOM STUDIO 集良建筑 地点_Tübingen, Germany

SEHNSUCHT STADT VIENNA_维也纳西北火车站城市更新

维也纳让人联想起很多关键词,东西欧的结点,奥匈帝国,茜茜公主,巴洛克之城,Wagner, Loos, 共产红色。城市由 Wagner 的环城路 Ringstraße 向外层层展开。内圈是几乎实心体量的高密度街区,中圈散落着红色时期的超级大院 BLOCKHOF ,再到外圈的多瑙城,松散而略带消极。不同时期与风格的房子以区块为单位排列,巴洛克的,新工艺美术运动的,红色共产时期的,相互交织又互不干扰。偶有大块的空隙之处,便以现代主义的方式改造成公共空间节点(如博物馆岛 Museum Quartier )。 我们的基地西北货运火车站像是城市皮肤上的伤口,阻断了城市腹地的肌理向多瑙河的延伸。我们以欧洲传统的围合式建筑体量(Blockrandbebauung)将两侧的肌理重新缝合,延伸道路并相互接通。在南北方向的中段,以单体建筑的方式构建起公共空间节点与广场。 由于自身作为东西欧的中转点,以及红色社会主义的经历,维也纳也自然成为了来自东欧共产主义国家的异乡人的落脚地。我们以高密度的复合型街区作为整合区域的最小单元,鼓励不同背景与传统的人混合而居,不同的城市功能(居住、商业、办公)相互叠加,创造城市的多样性与活力点。 设计_CONCOM STUDIO 集良建筑 地点_Vienna, Austria